当前位置:首页 >> 校友之窗 >> 正文

梦断千华神定古村

作者: 夏安高   浏览次数:261  发布时间:2019-04-07

梦断千华神定古村

公道中学退休教师——夏安高

己亥年二月初六,我们退协的老友相约,去镇江句容西北郊的宝华山一日游。说实话,在去之前对这一景点毫无概念,句容山山水水似乎都被茅山的光辉遮掩了,以至对宝华山的印象就停留在一座山而已吧。

宝华山位于江苏省句容市西北部,东临铁瓮,西控金陵,南负句曲,北俯大江。 此山层峦叠嶂、逶迤环绕、形似莲花,主峰海拔437.2米,宛如花蕊,高踞群山之中。据记载宝华山原名花山,因盛夏时黄花满山而得名,因古时“花”和“华”通用,亦称华山。开山之祖南朝梁代一代高僧宝志和尚晚年登山结草为庵,设坛讲经传教,致使此山名大振,宝志圆寂后,为纪念这位开山祖师,改称华山为宝华山。宝华山历史悠久,宝华山森林公园素有林麓之美,峰峦之秀,洞壑之深,烟霞之胜四大奇景。如果仅仅是攀高看自然的美景,宝华山其实并不能很好的吸引人,而她的吸引力在于贯穿整个景区的精致的点:山上隆昌寺;山脚下的千华古村、丁沙地部落等等。千华古村依托宝华山山水胜景,依山势、水文而建,以木质为主的建筑风格。

初入千华古村,给我的第一感官是“红肥绿瘦”。许是元宵节刚过,抑或山还没绿,村街上的长柳刚刚披上鹅黄的衣衫。复前行,布匹坊,茶楼、茶叶铺、醋作坊、粮油铺、酒馆、酒坊、豆腐坊、小吃铺、肉铺、小吃铺、首饰铺、香烛铺、灯笼铺,豆腐坊,中药铺等店铺沿街一字排开;乾隆同乐古戏台、乾隆御笔牌坊、清朝小镇、水秀舞楼、秦淮水阁、放生廊桥、宝志祠、树梢佛阁、衙门、镖局,酒馆,客栈,博彩坊,手工织布机、袖里藏金、钱庄、古玩字画铺、木偶戏、杂耍、许愿楼、香艳楼等错落有致地分布其中。门头都是古体字撰写的匾额,房前屋后挂满了红灯笼。千华古村有着浓厚的明清范,街道两旁是各式复古的清朝建筑。走进古村,在一个巷子口,一位村妇侍弄着几只训练有数的小白鼠,演绎着十三娘的悲情故事,招引了许多游客驻足观看。行走在村街的大街小巷,随处可见的雕塑栩栩如生,真实地展现了清朝百姓的市井生活。走在青石板小道上,突然遇见一群,亦真亦假令人欢喜,横生趣味。茶馆里,头顶大辫子,身着马甲栩栩如生的铜铸男丁们,端起茶杯,清茶一杯,慢慢叙来古今事。“是否也来一个穿越品尝一下我们今天的小康生活哩?”我想。耳畔响起的是糖葫芦的叫卖声,杂耍者的吆喝声,戏台传出的锣鼓声……寻声俯视,从人流里惊奇见到挑着脆饼担叫卖的武大郎。“大郎怎么会在这?难道是和美貌的娇妻潘金莲把脆饼店开到江南水乡来了?大郎脑子动得真快啊!凭潘金莲姿色,在这开个‘脆饼西施店’生意一定火红。”我小声地嘀咕着。“大郎好悲惨啊,自己美貌娇妻和西门庆好上了,一气之下,辞别家乡,远离金莲,孤身一人,南漂到此,屏蔽红尘纷纷扰扰,买饼为生,隐居山里。”不料人群里有人也正议论着哩。感伤的胡音将我带进了阿炳演奏二泉映月的场地,还没站稳脚跟又被吹吹打打的迎亲队伍吸引过去……行走在村街上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时不时地,还会看见官府衙役,衣冠整整,手执利器从我走过。伴随街上人们步伐的加快,似乎这里将有什么重大事要发生。果不其然,现实版的乾隆圣驾的壮观场面就在这千华古村上演,近距离的亲临盛况,我似乎也沐浴在浩荡的皇恩之中了……或许乾隆多次驾临宝华山,也有些对这小村落的眷念吧。

千华古村,是一条以佛文化为线索,集素食餐饮、香文化、禅茶文化、佛阁祈福等于一体的佛文化展示集中地。明清古建筑,特色民俗表演,仿古一条街,如此等等,惟妙惟肖地再现了当年明清时候宝华山的热闹与繁华。将乾隆六行与市井文化、秦淮文化、佛教文化相融合。这一切展现了三百年前的康乾盛世时期黎民百姓的生活全貌。这一充溢着明清风格的村落古色古香,依历史背景还原的建筑尽显明清文化的气息,八面玲珑,清净秀雅,时时处处展示着浓郁的明清民俗风情,再现浓浓的明清氛围,给了身临其境感觉,我仿佛穿越到了明清时代。

古村里没有车水马龙,只有古朴宁静,精彩的情景再现演出与亦真亦假的体验,更让我流连忘返。临近中午,和我同游者大多去戏台看黄梅戏了。我和金朝在古村里兜兜转转穿过回廊便拾级而上,看到的秦淮源头水阁,源头之水沿着人工台阶缓缓流下,虽不清澈见底倒也别有风致。十里秦淮风月情怀,秦淮八艳风姿绰约。据悉,当初闻名秦淮的八艳楼也在古村出现。秦淮河的源头听说有两处,一处在溧水,还千华古村的秦淮八艳楼,重现了当年烟花巷柳的明艳风流,重演了八大南曲名伎的才情与风骨。有一处就在宝华山。站在水阁高处遥望远处,水榭楼台在宝华山的映衬下充满了江南水乡的旖旎味道。走进朱红色的对开木门,青砖垒砌的戏台映入眼帘,轻纱幔帐营造出当年香艳的氛围。来得巧,会有戏曲表演。听着曼妙的黄梅戏唱腔,让人不由得遐想那段风花雪月的日子。

而后才发现原来水街原来藏在两侧,鳞次栉比,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,这一切彷佛赋予了生命,也不免觉得精巧。留步在了中间的水街上,因为白天酒吧大多未开,中午时分主要还是餐饮唱主角,偶有茶室二三间,引水北泉,临窗而坐,与外间熙熙攘攘形成对比,好有小资情调。古镇的酒吧总是别有一番风情,安抚着一群不甘寂寞的人群。千华古村有一条醉巷,光看这名字,就有了几分微醺的感觉。醉于美酒、醉于美人、醉于美景、醉在本心。醉巷狭窄的地方,摩肩接踵,兴致高昂。三杯两盏,酒肉穿肠,朦胧双眼,醉不成欢。淡淡的愁绪,伴酒旗飘扬,何时相聚,美酒化作素汤。醉巷共同采诗行,不用饮酒诗意如阳光。 

再拾级而上来到了一处土坡上的开满花朵的围栏屋旁,依山而建独立成屋,小巧而精雅的小院民宿,从少数几间开门处瞥见其中的精巧,也算是虚竹花香寄闲宅了,最终来到了一个小平台上此处有一新建佛殿,供奉观音,惟愿慈悲流布古村。拾级而下忽见游人错落拍照留念,仿佛未来某日扣门入雅室可闲谈一二。

行至临水酒吧,紧连着开了数十家酒吧茶馆,开门营业的就一两家。我和金朝驻足轩榭的廊道,扶栏有幸欣赏到了湖中央竹筏上,藏族姑娘和小伙子们的歌舞。蓝天白云,湖面波光粼粼,美丽的姑娘,憨厚的小伙子,奔跑的羊群,恍惚置身于茫茫的大草原……神定观之,仍在临水的小茶馆前,多想夜幕降临时,在这挑一个文艺的酒吧,点一壶茶,静听水声长流过,来年风雅闲云至,也许有些事儿有些人慢慢地不期而至。看着华灯笼罩下的临河夜景,可圆了心中的古镇情怀。
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初稿成于2019312日晚